2018-09-28 点击:

作者:虞军
  【摘要】将多媒体结合PBL和CBL的教学模式应用于泌尿外科临床教学中,能有效提高学生病例分析能力,激发学生学习兴趣与积极性,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与学习能力,对教学质量、学生的临床思维、自主学习和临床实践能力的提高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多媒体教学 PBL CBL 教学模式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24-0105-01
  在临床学习阶段,如何培养学生的临床思维、提高其实践能力以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为其以后的从医生涯奠定基础,是泌尿外科临床教学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在这一阶段,需要学生从患者的病史体征、辅助检查等资料,推断出患者的诊断、鉴别诊断,制定下一步的检查治疗方案。这个过程是临床思维培养和实践能力提高的过程。在泌尿外科临床教学中,单一的教学方法无法完全满足临床带教工作的需求,带教老师针对不同的学习内容,结合不同的教学方法,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热情,锻炼了医学生的实践能力和临床思维,使泌尿外科的临床带教工作得到了明显改进。
  一、教学模式的选择
  1.多媒体教学在泌尿外科教学中的应用
  以计算机为核心的多媒体教学是指借助于多媒体软件来开展的教学过程。多媒体技术能够充分运用图、文、声、像并茂的优势,将事物变化过程演绎得栩栩如生,使要说明的问题一目了然,利于医学生的接受和掌握。我们将多媒体教学主要应用于以下教学内容:泌尿外科专科查体、涉及泌尿外科相关影像学、解剖学的相关内容,泌尿外科常用器械和设备,泌尿外科操作及手术视频等。同学还可通过多媒体教学在较短的时间内接触到较多量的典型病例。由于是通过文字、图片、动画、影像、声效等形式,形象生动,能够更加有效地集中学生的注意力,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使学生更好地掌握了知识。充分利用多媒体增加更多的实践教学情境,充分增加学生对于疾病的感性认识,从而进一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将临床实际可能碰到的问题融汇于临床带教中,使医学生从中获益,少走弯路。
  2.PBL教学
  PBL教学模式是以问题为基础、学生为中心、指导教师为导向的小组讨论式教学方法[1]。PBL教学模式重视医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和思维创新能力,让学生学会独立掌握知识的方法,通过对所学内容的最新进展的检索学习,不但提高了医学生文献检索能力,还激发了他们的从医积极性,为其日后的医学生涯展开了良好的开端 。医学生通过极主动查阅各种相关资料,相互交流,相互协作,提高了学生的思维创新和语言表达能力,以及对所学知识的牢固记忆,扎实掌握实习的重点内容。有文献报道,将医学生在临床实习阶段分别进行 PBL与传统教学,两组医学生实习结束后3个月时,在没有复习的情况下,对实习时所学知识的记忆进行对比,发现 PBL组对所学知识的记忆明显优于传统教学组。
  3.CBL教学
  CBL指以案例为基础的教学模式,CBL教学模式是由德国教育家瓦根舍因和克拉夫基最先倡导的一种以案例为基础的学习方法,是指在现实世界中进行实时教学或在一个可控制的环境中对现实世界的部分模拟,CBL教学需要教师和学生共同讨论学习,教师起着引导学生探索发现和解决问题的作用[2]。达静静等[3]认为 C B L 教学模式能提高明显临床技能能力并有效掌握理论知识。这一教学模式以“病例为先导,以问题为基础,以学生为主体,以教员为主导”,为学生提供模拟临床环境,充分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是目前医学教育改革的方向之一[4]。学生通过鲜活的临床案例,而不是生硬的说教来学习疾病的知识,学习效果可以事半功倍。
  二、讨论
  医学生进入临床学习阶段,由于缺乏实践和临床思维能力,在临床诊疗中如何采集病史及体征和相关辅助检查信息,制定恰如其分的诊疗方案成为了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而传统的医学教育模式恰恰缺乏这一方面的训练。因此在这一阶段将多种教学模式引入临床教学,是对传统医学模式的有力补充,多媒体教学能够将抽象的神经科知识变得形象生动,提高了知识的趣味性。PBL教学能调动学生的学习主动性,还能提高学生的语言表达和团结协作能力,密切了师生之间的互动关系,教学相长[5]。而单纯的PBL教学可能导致学生专注于具体问题的解决,而忽视了对这种疾病的掌握和全面了解,虽然提高了学生的独立学习和解决问题能力,但不利于医学生的全面发展; 同样的,CBL学局限于对个案进行学习,可能出现该案例涉及范围较窄,使得学习内容缺乏学科之间的横向联系。将 PBL与 CBL两种教学模式有效结合,两者互补,相辅相成,更加有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全面了解疾病及其与各学科间的联系,促进学生的团队协作精神并锻炼沟通能力,将上述多种教学模式相结合对教学质量、学生的临床思维、自主学习和临床实践能力的提高有重要意义,为医学生今后从事临床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沈建新,王海燕.PBL:一种新型的教学模式[J].国外医学:医学教育分册,2001,22(2):36-38.
  [2]Jane Jackson. Case-based learning and reticence in a bilingual context:perceptions of business students in Hong Kong[J]. System,2003(31):457-469.
  [3]达静静,皮明婧,杨霞,等.不同教学模式在临床诊断见习教学中的应用评价[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6,26(17):130-133.
  [4]任川,何榕,刘书旺,等.CBL教学法在研究生临床能力培养中的效果分析[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6,0(1):125-126.
  [5]黃颖,张冬颖,肖骅],等.心血管内科示教PBL模式的探讨[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5,0(4):9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