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8 点击:

作者:张爱强
  【中图分类号】G623.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38-0196-02
  学期伊始,我负责了一年级的体育教学工作,认识了一年级一班叫浩浩的男生,胖乎乎的小脸蛋看着倒是挺可爱,但上课却让我非常苦恼。浩浩走路还算稳当,但跑起来就不行了,总是跌跌撞撞,不但跟不上队伍还妨碍了别人的前进。有一次,我们体育课上学习青蛙跳(双腿跳),浩浩没学会,我在布置家庭作业时就再三叮嘱,没学会的同学回家练习。第二天小组长对我说浩浩还没学会青蛙跳。当时我想:这孩子肯定偷懒了,前天学完的单腿跳还不会,我还没找他算账呢,这昨天刚学的青蛙跳又不会,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呀?看来我得想个办法鞭策鞭策他了。于是,我让体育委员把浩浩叫到办公室。我平心静气和地问他:“浩浩,你认真练习了吗?”浩浩点点头说:“我认真练习了。”“那你跳给老师看好吗?”我在地面上铺上了一张垫子,浩浩腆着小肚子站在垫子的一端,吸足了气瞪大了眼睛向前跳出,“噗通”一下小屁股跟垫子来了个亲密接触,但浩浩不气馁,起身继续来,接下来虽没摔屁股蹲儿,却总是单脚落地,还站不稳,接下来几次都是如出一辙,没见进步。“停,停,停,别跳了,都跳了这么多次了,还是老样子,还说认真练了呢。这样吧,放学后你到办公室里来,我教你跳。”我有点儿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浩浩低着头走了。放学后,浩浩来到办公室,我开始手把手地指导他,直到他能跳对了,才让他回家。第二天,我再次把浩浩叫到跟前,让他演示昨天的成果,沒成想又不行了,动作不但不协调,落地后还是站不稳。我为此事还与其他任课的老师进行了沟通,都反映说孩子智力正常,其父母亦无异常,不由得想到:是我教学方法不对呢,还是遇到了一块榆木疙瘩呢?如果是教学方法不对的话,那为什么其他同学却能学会,榆木疙瘩的话也说不通,因为其身心健康,父母已无异常呀!于是,我也没再进行深入的分析就愤怒地喊道:“明天若再学不会,体育课就别再上了!”他那委屈的眼神盯着地板,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欲言又止。第二天,上课前我先检查了他,这次更令人失望,别说会跳了,就连走路都走不稳了,不但没进步反而退步不少,此时所有糟粕的词汇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但理性还是抑制住了冲动,我浅浅地说:“入列!”
  下课后,体育委员跑了过来对我说:“老师,上课前我看到浩浩在认真的练习呢!”
  “是吗,真是个够勤奋的孩子!”
  也许是我真的错怪浩浩了。可是最基本的跑、跳、投都不会,那怎么行呢?因此,浩浩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上帝叫一青年人牵一只蜗牛去散步,可是蜗牛爬得实在太慢了,他便不断地摧它,唬它,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目光看着这个人,仿佛在说:“我已经尽力了!”这人又急又气,就去拉它,扯它,甚至踢它。蜗牛受了伤,反而越爬越慢。后来千脆趴在那里不肯向前爬了。而青年人已筋疲力尽,也只好看着它干瞪眠。第二天,上帝还派他牵那只蜗牛去散步,看看蜗牛那蜷缩的身体、惊恐的眼神,这人顿生怜悯之心,不忍再摧它、逼它,干脆跟在它后面,任蜗牛慢慢向前爬。这时候,他突然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花香,抬头一看,原未这里是花园。接着,他听见了虫叫鸟鸣,后来,青年人还看到了美丽的夕阳、灿烂的晚霞以及满天的星斗。陶醉之余,无意中向前看了看,呀!蜗牛已爬出了好远。等他赶上蜗牛时,蜗牛已经带着自信,奋力向另一个驿站爬去。
  由此我联想到了自己,我应学习后来的青年人,静下心来,跟着“蜗牛”去散步,或许才能和“蜗牛”一起享受到缓慢而别样的快乐时光。于是,在体育课上,我在全班同学的面前表扬浩浩刻苦训练持之以恒的品质,并奖给他一张小超人贴画,同学们给他送来了热烈的掌声,浩浩激动得小脸乐开了花。我趁机鼓励他说:“有些花开得早,有些花开得晚,所以不要由于你的花没开就着急,还有一种可能是根本不开花,因为那是棵参天大树”。
  大约过了一周,浩浩手舞足蹈地跑到我面前说:“老师,我学会小青蛙跳了,我跳给您看。”看着他及不可待地跳着,心里充满了惊讶和感谢,感谢浩浩让我明白了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慢,需要耐性。
  其实在这么多年的体育教学生涯中,我慢慢发现一个规律,学生在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一些不愉快,往往会融化在自己的动作之中,受了委屈会易怒,挨了批评会攻击,更有甚者会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可以整节课不说一句话。面对这些情绪,我需要为他们提供一个释放的出口。比如在课堂上开展舞蹈教学法,一上课先带领同学们伴着音乐来一段畅快的舞蹈,大家不必拘束,自己想怎么跳就怎么跳,不必在乎别人的眼神,只管表达自己的需要。有时也会进行情绪发泄法,在跑道的终点设置一个假人,跑到终点后如果心情不好就朝着假人发泄一下,心情好的话就拥抱一下,不管怎么表达,下课的时候请忘记这些不快,开始新的心情。这些小游戏很受学生们的喜爱,尤其是五年级的学生,上体育课成了他们心情的转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