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4 点击:

作者:窦芳霞
  【中图分类号】H3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46-0091-01
  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底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60年代后期出生的我那时刚背着书包上小学,吃不饱穿不暖还担惊受怕的童年时代,沐浴着城乡经济体制改革的春风茁壮成长的青少年时期,投身到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大潮砥砺奋进的青壮年年代,到如今坐享改革开放辉煌成果的临近退休的老教师。1978-2018,40年间从城市到农村,960万平方公里的祖国大地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月山川,草木花鳥无不惊羡;各地人民、各国政要无不叹服。作为40年改革开放沧桑巨变的见证人与受益者,骄傲着、自豪着祖国母亲向世界人民交出的这份满意答卷的同时,也满怀激情地想向祖国母亲交上一份答卷,历数40年英语教学那些事,作为曾经的英语学习者和如今的英语教育者。
  对外开放,对内搞活。英语教学必定走在改革开放最前沿。40年走来,我国的英语教学由无到有到遍地开花商机无限,由高考指挥棒评职称必需之类的被动到耗费巨资倾尽全力的自觉主动,由极度极端的炙热到理智理性的回归。
  一、1978年英语正式列为高考必考科目,但79年起开始的小学英语教学至少在80年代前期是不太普及的。
  1978年,我小学二年级,就学于山西太行山深处的一个破庙改成的小学校,两间教室,2个老师。1-3年级21名小学生一间教室,由一个本村拿工分的李老师教,另外一个教室里上课的是4、5年级13个学生另一个老师教,当时我们上的是复式班,1-3年级一个班,老师先给3年级的几个同学讲好课布置他们做作业后再给2年级、1年级的几个孩子分别讲课,而语文数学自然三门课都是一个老师教。到我82年小学毕业从未听说过英语这门课的,ABC26个字母自然也是根本不会的。
  二、83年起,在高考指挥棒下英语成为必修主课,但高考不考听力口语,英语教学也以“哑巴英语”为主。
  82年我考入师资全县最好的县二中。英语初一开始就是必修课,只是每周课时比语文数学少两节,每周四节,当时就一个英语老师,教两个班的课,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发音是很不标准的,他不教英标,单词也是最多领读两遍,上课老师领读时我们就边读边赶紧根据他的读音在教科书上注上汉字或汉语拼音,因为没有人可以请教,也没有录音机录下来课后再跟读,在单词下标注汉字也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者说是“捷径“吧。至今我仍然保留着当时的英语课本,如student,我下面注的“四条腿”,pupil,注“屁股泡”,banana,注“不拿n”如此之类,当时我们不会讲普通话,老师也是土话上课,我英语下的标注也是方言标的,再加上英语老师发音有口音,呵呵,也算令人啼笑皆非的“英语教学血泪史”吧。84年,我就读省重点高中,英语必修课,一支粉笔一本书是老师的所有教具,而我们学生除了能听英语老师念课文单词,也听不到别的任何有音教材了。默单词词组,记语法规则,翻译句子课文,反复做老师刻钢板印出的试题,就是省重点高中三年英语教学的全部,课本也只有一套,别的任何教辅书英语课外读物有钱也买不到,因为没出版发行。
  三、87年,大学英语四级开考,89年,大学英语六级首次举行。英语成为全日制本科非英语专业学生毕业必过的一道坎,“哑巴英语”时代告一段落。
  86年,19岁的我开始大学英语专业学习,为四年后成为合格的英语教师做知识和能力的储备。精读、泛读、语言学、听说、口语等课程设置专业化就不用说了,我们听说口语全外教上课,其他专业课的老师也要么国外留学过,要么外国语国内知名外语学院的研究生毕业,记得有一位长得像日本影星三浦友和的老师,是教俄语后改学英语的,其发音难免受俄语的影响,几次同学到系里反映后,被调到系资料室工作。那时我们有专门的语音室上课练听说,有专用的放映室每天播放原版的英美大片,教室里广播随时可以收听美国知音和BBC,藏书丰厚的图书馆有原版的外文书籍资料可供借阅,系里资料室则备有最新发行的英文德文法文等多种外语杂志报纸和大部头的各种词典。
  四、92年,一纲多本各种英语教材教辅雨后春笋般出现。2001年,小学普设英语课,出国潮,留学热等,英语教学进入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90年大学毕业走上教师岗位,作为一个英语老师一直很吃香,业余总有翻译不完的英语资料,周末总有或上门请教或盛情难却的英语辅导,而现在信息化时代,可可英语,哒哒少儿英语等在线平台,新东方,英孚等实体培训,似乎每个人都在通过这个那个方式学英语,为升学为就业为出国旅游为出国带孙子生孩子代购做生意投资等等五花八门的目的。英语学习遍地开花,英语培训无往而不利。
  作为英语教师,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这一事实,在教学英语的同时,更要通过中外对比增强我们的民族文化自信,鼓励学生用所掌握的英语与国外友人交流,推介中国文化。英语教学的目的也应该转移到用英语为中国发声。
  让我们一起用英语向全世界发出祖国40年改革开放的最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