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4 点击:

作者:闫旭
  【摘要】文学作品中显出的反封建的内核,反对的就是封建礼教。所谓封建礼教,即是封建社会一切规矩的总称。《林黛玉进贾府》借黛玉之眼,照见贾府众人行动有规、衣食有矩,尽显礼教刻板虚伪之本质。而《祝福》则将教化的蛮横粗暴显露无疑。
  【关键词】封建礼制 教化 虚伪 愚民
  【中图分类号】G63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50-0093-01
  所谓封建礼教,即是封建社会一切规矩的总称。从明朝中叶开始,到新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小说总是以一种离经叛道的实际上反对封建规矩的情节来塑造出优秀的人物形象。此一时段小说的引人之处,“要么如同《西游记》之脱离现世的神魔之争,要么就讲风流放纵,悲欢离合,世态炎凉如《红楼梦》的世情”。[1]可这些内涵都是与封建礼教思想相悖的。这种现象足以说明,我们的作者们已经深悉身处于封建社会中的广大人民,对于压抑人心的封建社会本身满怀着不能宣之于口的反对。而这些文学作品中显出的反封建的内核,反对的就是封建礼教。
  封建礼制的虚伪
  封建礼教如果仔细鉴别,可大略分为封建礼制和教化两部分内容。《林黛玉进贾府》是《红楼梦》的优秀篇章,曹雪芹“他生在康乾间法纪最严的时代,竟敢借文章以攻击社会上不通的礼法,荒谬的习俗,以当时的眼光看,真算的很有魄力的一个人。”[2]他也通过此一章节展现了“封建礼制”之雾遍被华林的景象。而《祝福》之中,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鲁迅也颇有深意地安排“教化”祥林嫂的情节。课本必修三第一单元选择这两篇文章是有鲜明的揭露与批判封建礼教思想的目标的。
  《林黛玉进贾府》一文中,林黛玉作为外来者,敏感矜持,所以她的处处留心,时时在意恰好充当了一回照妖镜。照见贾府众人行动有规、衣食有矩,尽显礼教刻板虚伪之本质。
  行动有规 刻板虚伪
  这从几个林黛玉观察的细节便可看出。未入贾府时林黛玉一则听母亲常言外祖母家不俗,二见几个迎接自己的仆人日常生活也是不凡,因此来到贾府便越是谨慎小心,留心观察。以旁观者的视角展示出贾府日常之生活。
  入府门时,从西角门入,礼制之下,黛玉所处地位,显然是不够资格开正门的。显见此时贾府等级之森严,到了一种开什么门进什么人的事无巨细的地步。说明了此时的封建礼制发展到了繁复的顶峰了,对人的钳制也达到了顶峰。接下来,坐轿入府,换了两次抬轿之人。可见上层统治阶级与下层百姓之间的内外隔绝。拜见两位舅舅,同样的出垂花门,乘轿,落轿,进门,如同去另外一户人家,可见封建礼制之中亲情也被置于礼法之下,这就是标准的存天理而灭人欲的范例。这也是违背人的天性的刻板的“礼”。
  衣食有矩 悖情论理
  贾府中人的行动兴师动众,在旁人眼中那便是“贵气”。可是这些“贵人”们便岁月静好吗?在老太君面前“放诞无礼”的王熙凤,贾府真正内当家王夫人。在正式宴客之时只能立于案旁布让。有了“恩典”才可上桌。一样的人,一家之亲在这荒唐虚伪的封建礼制之中,被区分成高低贵贱有别。这样的封建礼教,灭的是天然亲厚的伦理,存的却是“大人物”的私欲。
  礼制,以先天不存在的等级,上下有别的阶层隔绝,天理取代人欲的教条思想,在繁文缛节的表象下,虚伪的营造出了“贵人”的封建统治者的形象特征。
  教化的蛮横
  若说礼制是蒙汗药,总是于人不防备时潜移默化的“同化”,那“教化”就是粗暴地鞭笞,手段酷烈。
  《祝福》将教化的蛮横粗暴显露无疑。它是一篇“我手执钢鞭将你打”的武戏。施暴的对象是违礼之人——祥林嫂,于其身也,夺其产,侵其权,杀人诛心,无所不用其极。它的蛮横之处在于不论这个违礼之人是因守礼而违礼,这时的礼教因这内涵的自相矛盾而越发显得荒唐可笑。
  守节与顺礼
  主人公祥林嫂一守从夫之节而违顺姑之礼,她的婆婆便施以教化,鲁镇众人就任得她的婆婆绑她,卖她,侵害其自由之权;二守为妇之道而妨宗族之利,孤身之人只能凭得族伯夺其产,驱其人,无处安身。
  愚民与神道设教
  封建礼教对于下层百姓采取的是愚民策略。就像鲁迅说的“不过以为对于一般愚民,却不得不以神道设教”。[2]祥林嫂听信这神鬼之道的设教而不得封建卫道士的原谅,依旧视其为不洁不祥,贡献所有“赎罪”,但却在封建卫道士的歧视下破灭最后的生活希望。如此不分是非黑白的教化之下,人,要么便得如祥林嫂般屈辱苟活而不得;要么,便要起身与这不分好歹,错勘贤愚的礼教作斗争,直至把它的伪装撕碎,流毒扫清。
  通观两篇文章。“封建礼教”一物,虚伪蛮横,守礼者压制本心,违礼者诛心杀人。两篇文章在读者心中塑造了一个明确深刻的封建礼教的形象。成功的剥开了封建礼教思想的外殼,暴露出内在的虚伪荒谬的本质,让高中生深刻的认识到封建社会的黑暗腐朽。
  参考文献:
  [1]《中国小说史略》鲁迅,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298页。
  [2]《中国小说史略》鲁迅,197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30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