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0 点击:

作者:胡雪梅
  【摘要】莫言的《红高粱家族》中戴凤莲是女性解放的先驱,而张爱玲的《金锁记》中曹七巧却是一个人性扭曲以至最终自毁的令人可憎可怜的女性,二者出身经历相似,却有着不同的人物性格和命运。
  【关键词】戴凤莲 曹七巧 性格 命运
  【中图分类号】I106.4-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8)49-0088-01
  莫言与张爱玲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两个具有艺术生命力的作家,《红高粱家族》和《金锁记》分别是两位作家的代表之作,这两部作品都是以女性为主题,两位主人公戴凤莲与曹七巧反映了特定时代下中国社会女性生活的历史侧面,她们各自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命运多艰,婚姻不幸,是表现封建婚姻制度和表现礼教制度之下的经典的女性形象。
  一、噩梦的开始——戴与曹初嫁人
  (一)戴凤莲的少女时代
  戴凤莲她将娇艳的女性之美展示得淋漓尽致,性感妖娆,娇羞妩媚,温婉可爱。她受封建传统的影响从六岁开始缠脚,身体承受着八个脚趾头折断在脚底的无比的痛苦,这对于一个花季少女身体的残害是可怕的,快乐单纯的她就像一个被层层束缚的急待破茧而出的蝴蝶,像被牢笼死死锁住的驯鹿。尽管她内心极力反抗,却不得不忍受着命运给她的与她自身意愿所违背的安排与策划。
  (二)曹七巧的成长之路
  曹七巧的父母早逝,哥哥嫂子又是贪图富贵之人,自顾将那些用曹七巧的后半生换来的嫁妆收入自己囊下,无情将她许配给上海富贵人家姜公馆个残废的二少爷。曹七巧终究拗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个市井家的女儿嫁入“豪门”几年后,哪怕是一个出生一样低微的小丫鬟,也会仗着自己背后的主子给曹七巧脸色看,况且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整个人生都要守在一个如生猪油一般,“没有生命的肉体”的丈夫身边,她内心的苦楚无处发泄,以致她的性格开始扭曲,思想开始蜕变,心中充满了寂寞、苦闷、厌恨。
  二、命运的转折——戴与曹的 “婚变”
  戴凤莲在出嫁当天被“吃拤饼”的人打劫,劫轿人被余占鳌等一行轿夫打死后,她“撕下轿帘,塞到轿子角落里,她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看着余占鳌的宽肩细腰”,“通过敞亮的轿门,看到了纷乱小安的宏大世界。”[1]此时,余占鳌给了她对于幸福和自由的期望和向往的勇气,少年时代对于爱情和婚姻的愿望渐渐实现。她用她柔弱的肩膀挑起单家烧酒作坊的重担,她的生意如日中天,大家都为之信服。
  高密东北乡特有的淳朴又勇猛的风情孕育了那里的人民像高粱和高粱酒一样热烈奔放,戴凤莲和余占鳌冲破封建的牢笼,使得最原始的男女之情在这片炙热的土地上无所顾忌的自由生长。他们在高粱地里“白昼宣淫”、“野合”。他们反抗封建制度,使生命的色彩尽情绽放。她敢于反抗,去追求自由,追求爱情,她敢于反抗传统封建礼教对女性的压迫,面对危机智慧从容,对抗现实的精神贯穿了她的人生。
  历史的悲剧总是千千万万次的重复上演,戴凤莲是不幸的,她是封建礼教的万千被害者之一。与在绵绵无尽的絕望和空虚中度过相比,她又是幸运的,因为她与在出嫁时的轿夫余占鳌相遇了。她在余占鳌英雄救美的壮举中看到了他雄壮、粗犷的男性灵魂。曹七巧嫁到姜家之后没有一天不是度日如年一般,整日守着一个无法满足自己的丈夫,周遭的人们又是那样的无情。这个时期不仅是她们生活的转折,是她们的价值观念的转折,也是她们的个性、形象转变的分岔路口。
  三、时代的“投影”——戴与曹,时代女性的代表
  戴凤莲在那个战乱四起的抗战年代,用她倔强和勇于反抗的精神,谱写了一个华美的人生篇章。成为了抗日的典范,她坚决与日本作斗争,临危不惧,智慧勇敢,她用柔弱的肩膀挑起重担去给余占鳌的部队送抹饼,终血洒战场,成为了抗日英雄,最终命丧在那片炙热的高粱地。
  曹七巧自小干练泼辣,为家里打点生意井井有条。她被哥嫂当“货物”一样卖给姜家,最终也被金钱所捆绑,她是悲哀的,是可憎的,也是可怜的。当她看穿她倾慕多年的人为钱财目的接近她,她意识到钱财真正宝贵的东西,从此以后身心彻底决裂。旧上海的金钱至上主义塑造了这样一个由纯情的少女逐渐变成恶毒的扭曲的女人。作者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塑造了这两个经典的女性形象,不仅可以体会主人公经历的整个人生中的辛酸苦辣,更能体会在此大背景下人们的生存状态。
  人的生命是多彩的、短暂的。要在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的指引下,把握自己的人生,心中始终怀有民族大义。不可以因走错一步而将生命毁于一旦,对于自己的婚姻更要勇敢把握,金钱固然可贵,但“爱情价更高”。
  参考文献:
  [1]胡和平.论莫言小说中叛逆女性形象[J].《文学博览:理论》,2009
  作者简介:
  胡雪梅,女,吉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