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点击:

作者:黄艳艳
  【摘要】出国留学普遍化及低龄化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中国考生加入到托福考试中,但中国英语学习者在英语阅读上的惯性思维及固化做题模式经常导致理解文章障碍及答案选取上的错误。放弃固化思维,客观看待托福阅读文章已成为广大考生在备考中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托福阅读 惯性思维
  【中图分类号】H310.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02-0101-02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高中生,甚至是初中生选择出国留学之路,TOEFL(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中文音译为“托福”,不断走入到中国英语学习者的视野中。托福是由美国教育考试服务处(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举办的为申请去美国或加拿大等国家进入大学或入研究生院学习的非英语国家学生提供的一种英语水平考试。目前美国、加拿大、澳洲、亚洲等多所学校均接受托福考试成绩,并将其作为入学和申请奖学的评判标准。一方面是托福考试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另一方面托福考试的独特性也在不断凸显。以托福阅读为例,其文章与任何一项国内英语考试的文章相比,无论从行文逻辑还是出题思路上均有较大差异,对于中国考生长久形成的阅读习惯和解题思维方式都是最直接的挑战,下面以托福阅读教学中的实例进行剖析和说明。
  首先,在托福阅读文章的思路理解上,中国英语学习者长久形成的消极思维定式,即惯性思维会束缚学生对于文章的客观理解及分析。托福阅读课堂上多数中国考生经常出现以下阅读思维定式:提及名人,就是夸赞其贡献和成就;提及历史发展趋势,就是进步和上升;提及某个研究项目或课题,就是讨论并给出结论。但是,在托福阅读文章中,以上思维框架都会被一一打破,这给中国考生在文章理解上带来了极大的干扰和困惑,甚至导致全篇文章理解出现较大的偏离。例如,在托福阅读材料中有一篇介绍发明家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与早期影院关系的文章《Early Cinema》,多数中国学生对于爱迪生的认识都是赞扬和褒奖,所以也会默认为文章赞扬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在电影技术上的努力或对于早期影院的贡献,但是文章恰恰却是在批判爱迪生的自私,为了获得一己私利而拒绝电影技术的进步。最终在题目解答上即使学生读懂了文章,选择答案时也会出现犹豫,甚至选择自己思维定势认为的应该是褒奖的选项,放弃批判性的正确答案。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The Pace of Evolutionary Change》这篇讲述达尔文(Charles Darwin)渐进主义的文章中,学生会潜意识觉得文章会夸赞达尔文的贡献,但文章却在批判达尔文的渐进主义的问题,提出新的断点平衡理论,固有的思维定式在此类文章中严重影响了对于文章的理解和答案的选取。
  同时,很多考生对于文章论述思路及结尾会存在惯性预判,例如论述历史的发展就会是不断进步,也默认为文章结尾总会有总结性段落或结论提出,所以当看到托福文章立论同自己预判相违背或文章最后提出需要更多证据论证才能有结论这样的开放性结尾时,表现出疑惑甚至鄙夷的态度。在一篇名为《Quality of Life in the Stone Age》的托福阅读文章中,很多考生失分率极高,作者行文思路立足于人类社会虽然从游牧民族过渡到定居农业并发展到现代工业社会,但是人们的生活品质却没有相应提升,相反古代社会无论是从工作时间还是生活消费品质上均优于现代社会。但是,很多考生都存在固化的思维模式默认为历史必然在进步,很难客观看待文章论述,尤其是当作者再涉及一定的写作手法时,大部分考生理解文章就会出错。另外,在《The Mystery of Yawning》這篇文章中,作者论述人类打哈欠背后的原因,提出了疲劳理论,婴儿肺部发展理论等,但是文章最终并不是立足于给出一个推而广之压倒性的结论,而是提出不断探究和印证才能最终确认这样的开放式结论,很多中国考生对于这样的结论段非常诧异,类似的文章还有《The Multiple Effect》等。托福阅读文章体现的是一种科学性的探究过程,并不是所有的文章都必须有正负性的评价,在这点上中国考试需要逐步放弃惯性思维模式。
  除了在理解文章思路和框架上的惯性思维外,中国考生在备考托福阅读考试中也经常出现做题思路和方法固化、求速度不重理解的情况。首先,很多考生习惯排除法做题,经常出现不看题干读完文章直接选择答案的情况,这种做题方法在应对国内英语考试方面可能弊端并不明显,但是对于托福阅读而言却是致命性的错误。在托福阅读的题目中,错误选项本身并非一定是信息本身有误,换言之,答案可以出现信息正确但不符合题目的类型。因为多数考生在国内考试中习惯使用排除法删选错误信息,在接触托福考试的初期极其容易选择答非所问的错误答案类型。以中国学生最常失分的事实信息题及修辞目的题为例进行说明。
  例子1:
  Paragraph 6
  New England, unlike the South, did not center its economy on an export crop like tobacco. Nor were its soils as fertile as those in the mid?鄄Atlantic area (south of New England), which by the eighteenth century was the great grain?鄄producing region of the colonies instead. New England’s soil had a moisture content that made it especially suited for growing grass. Grass played the pivotal role in the region’s farm ecology: the grass fed cattle that, in turn, produced manure that was spread over the fields as fertilizer for growing corn and other crops. Grass and cattle thus helped to maintain soil fertility—the key to reproducing a sustainable form of farm life—by recycling nutrients back into the fiel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