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5 点击:

作者:黄斯嫄
  【摘要】教育政策的规划和制定是与教育发展相适应的结果,但是空有政策并不能解决教育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因为教育政策的制定、实施、完善、实现是一个动态过程,其中存在不少不确定因素,这就使教育政策的执行显得尤其重要。如果教育政策执行不到位,那么再科学的政策也将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价值。当前,我国政府对教育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给予了高度重视,尤其是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如何将教育政策真正落实到位、实现预期执行目标已经成为当务之急。基于此,本文首先阐述了教育政策执行的概念,并对其属性和内在价值进行详细分析,旨在为教育政策的有效执行提供一些有益的理论参考。
  【关键词】教育政策 执行 概念 属性 内在价值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02-0231-02
  引言
  美国学者艾利森指出,政策目标的实施过程中,方案仅占10%,執行则占90%。由此可见政策执行的重要性。教育政策是关系到社会发展、国民素质、国家综合实力的根本性政策。但是从当前教育政策执行实际情况来看,其中还存在不少偏差,造成这些偏差的原因有主观因素同时也有客观因素,如果教育政策执行不到位,将难以满足教育创新发展的需求。在教育政策执行理论研究方面相对滞后,这就使政策执行过程中缺乏必要的理论指导。针对这一问题,针对教育执行政策的概念、属性及内在价值进行分析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指导价值。
  一、教育政策执行的概念分析
  “教育政策执行”指政策落实过程中执行者结合政策要求、国家法律法规、内外环境特点、政策指导精神等所采取的措施、方法、举措的动作过程。在教育政策执行中,要灵活统一,遵循原则,以政策精神为指导,结合具体执行环境进行灵活调整。无论采取怎样的执行措施,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教育政策更好的执行。教育政策的执行具有前瞻性,关系到未来教育事业的发展,在制定过程中虽然尽可能对未来执行环境进行预测,但是,预期与实际执行总会存在或多或少的偏差。在本课题研究中,则侧重于政策环境对教育政策执行的推动、约束、强化、阻碍作用的研究。从教育政策执行实践来看,多数政策执行出现偏差都与教育环境的改变有密切关系。
  二、教育政策执行的属性
  (一)教育政策执行是教育政策精神与政策环境的统一
  政策精神是指导教育政策执行的基础,政策方案则是执行的具体依据。政策方案一方面体现出教育政策精神的细化和具体执行方向,另一方面又体现出政策环境对政策执行的具体要求。在教育政策执行中,不但要满足政策精神主旨,同时还要适应教育环境不断发展变化的需求,从而实现执行环境和政策精神的协调统一。政策精神为执行提供了重要的原则依据,界定了政策执行的边界。如果在政策执行中忽视其原则性,那么就会造成替代政策的出现,从而加剧执行偏差。
  政策执行环境是落实各项教育政策的必然要求,是保证教育政策得以落实的基础。如果在教育政策执行中忽视环境因素,则会造成政策执行出现教条化弊端。政策环境涵盖了技术、资金、具体执行等要素,同时还包括文化传统、公序良俗以及社会发展需求等大环境因素。
  从当前教育政策执行实际情况来看,政策精神与执行关系的协调中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尚未将教育政策的执行与政策精神及其环境协调统一,在教育政策执行中如片面强调政策精神或者具体方案的落实,但是忽视了政策环境对最终执行的影响。二是在教育政策执行中,对于实施环境较为重视,但是对于价值环境却有所忽视。具体到教育政策落实中,我们必须理解价值环境在政策执行中的重要性,才能有目的的分析执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必须实现不同价值的调和,才能构建更和谐、高效的教育政策。由此可见,教育政策的执行根本是价值选择的结果。价值选择不但体现在具体方案的执行中,同时也体现在政策执行的过程中,只有满足其价值环境才能真正体现政策执行的意义。如果与价值环境出现冲突,则该项教育政策无法获得大众的普通认同,最终难以实现其执行效果。
  (二)教育政策执行是技术判断与执行主体价值判断的统一
  在教育政策执行中,技术判断是结合人力资源、相关政策、技术水平等作出的系统判断,体现出教育政策执行的科学性。执行主体价值判断则是执行主体所表现出对价值倾向的判断。在政策的具体执行过程中,能够体现出两者的统一价值。人力资源、政策环境以及技术属于显性因素,对教育政策执行有着直接影响,这种影响力直观易懂。而执行主体的价值判断则属于隐性因素,无论是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都有可能被忽视。
  实际上,如果技术判断协同一致,但是由于执行主体的价值取向、文化认同、成长环境等存在差异,因此在价值认同中必然会存在一定差别,这就进一步增加了自由裁量的风险隐患。教育政策怎样去执行、采取怎样的方法、实现怎样的预期目标,这些因素与执行主体的价值取向和判断有直接关系。基于合理性原则,执行主体在价值判断商应当与主流价值观保持一致,与教育政策的价值选择具有高度契合性。但是,由于个人差异的存在,在认知理念上会存在一定偏差。如果在教育政策执行中,政策精神要求以价值选择为先决条件,但是执行主体则以效率作为先决条件,这就会造成执行偏差。由于教育政策执行中对于价值判断的忽视,造成教育政策的执行偏差进一步加大。
  (三)教育政策执行的目标是公共教育利益与个人教育利益的统一
  公共教育利益是从社会整体出发现实的教育利益,是个人教育利益的整合。如果教育利益不能落实到具体个人层面,那么公共教育利益也将无从说起。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在相互渗透融合中体现出教育政策的执行价值。如果以公共教育利益的完善为借口导致个人教育利益受损,那么将背离教育政策的核心主旨。从当前教育政策执行研究实际来看,对公共利益的理解存在两个误区,一是将两者对立化,认为教育政策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那么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个人教育利益的获得,这样的思维观点否定了公共教育利益和个人教育利益的融合渗透关系,削弱了两者的互促价值。二是在政策执行价值和政策价值的诉求中出现同质化问题。教育政策本身是公共政策的一种,但是这并不代表在教育政策的落实中公共价值随时处于优先考虑位置。只有结合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共同考虑,才能实现两者的协调统一,争取教育政策执行价值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