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9 点击:

作者:吕洪发
  【摘要】语文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语言文字运用的能力,提升学生综合素养,为其他学科打好基础。因此,我们的教学目标设定就应该有清晰的导向,不仅要关注内容的理解,还要关注文本特点,习得语言表达的形式并加以运用。真正落实“语言实践”的语文核心理念,就要在教学目标上体现夯实语用训练,在课文中找到“语用”训练点,培养学生语言感知能力和运用能力。
  【关键词】语用训练 教学目标
  【中图分类号】G62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12-0109-02
  一、重“意”轻“言”的语文课堂
  近年来小学语文届对由“教课文”转向“教语文”的思考不断深入。可时至今日小学语文课堂上重“意”轻“言”的现象还普遍的存在。哲理性的文章,抒情性的散文,故事情节动人的文章,往往会上成一节充满浓情的“思品课”“人物形象评价课”。笔者根据课堂教学记录与反思,追溯教学目标的设定发现重“意”轻“言”的语文课堂,其教学目标的设置往往都有以下特征:
  (一)目标空洞虚无指向
  教学目标是课堂教学落实的蓝图,指向清晰的教学目标是课堂高效的基础。然而,日常教学中脱离学情,照搬教师参考书的情况还是屡见不鲜。造就了一些空洞、毫无抓手、云里雾里的教学目标。例如:《草原》一文其中的教学目标:“有感情朗读句子,感受草原的美”。以上教学目标就缺乏了明确的指向。何谓“感受”?没有具体的指向,更不知道达到什么程度为“感受到了”?因而,如果我们更确切地表明“能用自己积累的形容美景的词语说说草原的美丽之处”,那么我们的教学行为就有了底。
  (二)目标指向表述欠具体
  在皮连生在《学与教的心理学》里提及规范的教学目标应该包含几个要素“我们去哪?”(目标);“怎么去?”(策略);“怎么确信我们已到达?”(教学评价)。具体的教学目标能够给予课堂教学清晰的思路,恰当的策略选择,以及明了的成果预设。而我们日常接触到了不少指向表述欠具体的教学目标,例如:《詹天佑》一文设定目标为“感悟詹天佑爱国的精神”。以上教学目标既没有达到目的的策略,也没有达到目标的程度。因为表述欠具体,所以课堂实施者也无从下手。如果我们这样修改一下“能抓住具体事例中的关键词、句,谈谈詹天佑为国争光而不辞劳苦的精神,从而感受其爱国热情”这样我们不仅有策略,也有达成目标的度。
  (三)目标无法检测学习效果
  课堂学习是讲求效率的创造性活动,对学习效率的评价,最直接的手段就是对比教学目标与学习结果。因此,具有可测性的教学目标才能提供可视化的评价指引和直观的评价成果。如果教学目标无法观测到学习成效,那么课堂的有效性就无从评价。如《唯一的听众》目标为:“体会老教授对‘我’的鼓励、给‘我’带来的变化,感受人与人之间真情的美好”。以上教学目标“体会”一词很难测量教学的效果,无法检测学生是否达到预设的目标。如果更改为“能对比发现我在教授鼓励下所发生的种种变化,谈谈老教授给我带来怎样的精神动力,发表一下自己对人间真情的看法”。这样,我们就可以观测学生“谈谈”的内容是否到位,来判断学生掌握的程度了。
  二、轻语用课堂现状的原因。
  由于单篇课文的知识点繁多散布在各个年段,加上教师对教材的解读呈现多样性,多层次性,也必然导致了课堂教学目标的制定出现随意性和喜好化。出现轻语用的课堂现象都会有怎样的原因呢?
  (一)“语用”的肤浅理解
  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课程有新的定义:“语文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语言文字运用的能力。”有的把语言文字的运用理解为简单的“口头表达对课文内容的理解”。并未把语言的实践运用作为目标强化训练,学生的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力也就仅仅限于口头上的说话,这样有失偏颇地理解“语言文字的利用”不仅浅薄而且狭隘。
  (二)“课文”与“语文”的关系错位
  “课文”与“语文”之间的辩证关系没有深入考究,狭隘地将“学课文”当成了“学语文”,把“课文”这一学习材料的属性,当成了语文学习的最终目标。这种关系的错位,其实是对语文能力本质的错误理解。
  (三)学段要求不明确
  语文教材承载的知识点训练,语言能力培养的任务呈螺旋上升样系列地分布在每个学段。我们的教师由于缺乏对小学阶段整体的教材把握意识,导致了学段要求不明确,就会导致教学目标制定的随心所欲,人为地破坏了知识训练与能力培养的科学递进性。
  三、语言训练运用目标制定的策略
  (一)仿练句式学表达
  教育家克鲁普斯卡娅说:“ 模仿对于儿童正如创造对于成人那样,同等重要。”语言创新性实践运用,首先要建立在熟悉地掌握了語言的基本表达形式之上。通过文本表达方式的学习, 适时进行模仿、 迁移,学生就很容易掌握这些经典的写法,从而进行创造性的语言运用实践。
  (二)品味词句赏语言
  语言文字的运用是为了表情达意,用词的推敲为的是情意的准确表达。因而,学习作者遣词造句的讲究,也是为了“言到神到”,得其法,方可用其法来顺畅地抒发情感。针对《草原》一文语言生动有趣,用词准确传神,把情与景交融的境界描绘得淋漓尽致。因此,为本课设定其中的语用训练目标是:能找到文中几处优美的比喻句,通过换词比较句子,用自己的话说说比喻句的好处。通过对比“绿毯”“绿地”感受作者笔下的传神。
  (三)角色朗读培语感
  语言的感受能力,是不可或缺的语言运用能力之一。培养良好的语感,有助于学生口头表达的顺畅,也利于书面表达组织语言时清晰思路的形成,这就是语言运用的水到渠成的“灵感”。这种特殊的语用能力,需要在日常的语言积累实践中培养,做到熟能生巧,脱口而出。平时充分利用诵读表演、情境朗读、角色代入朗读等平台,就会极大地帮助学生建立语言感知的意识。
  (四)谋篇布局学技巧
  “能尝试分析篇章的表达技巧。能模仿文本表达方式写文章”是五年级学生语言运用的能力要求。尝试运用恰当的表达技巧组织语言表达,并能够围绕着一个中心意思有条理地展开论述,这是语言使用的高阶。因而,学习作者怎样将意思表达的技巧也是一项重要的语言表达运用能力。例如《彩色的非洲》一文围绕中心展开描写,先概述后分述的特点非常明显,这对于学生来说是一篇很好的范文,为此,我们设定以下的语用目标:理解文章从非洲的阳光、植物、动物、生活和艺术都是彩色的5个方面来写“非洲真是个色彩斑斓的世界”的,学习围绕中心从不同方面介绍事物的方法,并能够运用起来写一段话。
  教学目标是课堂教学的指挥棒。只有明确、可操作、可测评的教学目标才能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语文课堂要体现出“语文”的味道,就应该明确其语言运用的根本性质,只有根据学情、年段要求以及文本特点设定体现培养学生语言运用能力的教学目标,才能立足于“学语文”而不是“学课文”。
  参考文献:
  [1]皮连生.学与教的心理学[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162
  [2]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M].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112
  [3]张金华.立足文本,找准语言训练的“点”[J].《学苑教育》.2016:9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