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1 点击:

作者:李仁川
  【摘要】学生处于小学阶段,其更多的是欢笑与偷懒,在学业上面,必须要有家长和老师的督促,所以并没有发生多大的问题,但是到了其他学科,尤其是美术这种学科,对小学生来说,可以说是来娱乐的,所以在小学美术教育中应该适当地减少一部分专业的教育,增添更多的情趣上的培养。而且过多的专业教育对学生来说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当下,小学美术课堂处于一种极其尴尬的地位,这时候就需要小学美术老师进行美术教学的改革,其中,较为重要的一环便是在美术教学之中适当融入诗歌的形式,这不是简单的融入,而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关键词】小学美术教学 价值体现
  【中图分类号】G623.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34-0205-01
  一、美术教育中需要避免的问题
  1.不被重视
  在过去社会中,因为小学教育体制的问题,美术教育不被重视。其实这不仅仅是在小学才出现的问题,只要是处于应试教育体系下的教学科目都会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在小学之中出现美术教学不被重视反而成为了一种常态。
  但是美术教学的不被重视是有很大危害的:
  其一便是学生无法在小的时候接触到足够多的学科,不能拓展其视野。对学生来说,小时候多接触一些艺术方面的知识是很重要的,因為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特长,不可能只有读书一条路走,所以在小学的时候,应该拓展学生的知识面,让学生的视野更广一些,虽然这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要走哪一条路,但是当学生在未来面对选择的时候不至于惊慌失措。不过现在当下很多学校的做法把学生局限在一个范围之内,使他们只知道一条读书的路,这无疑是错误的,无疑是限制了学生的综合发展。
  其二,美术教学可以增加学生对美感上面的认知。要知道当下很多人都缺乏真真正正的对美丽事物的欣赏能力,这对学生来说会影响他们在未来判断事物的能力,所以美术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2.美术资源的匮乏
  在上文中也提到了,小学的教育是不重视美术教学的,所以美术的教学资源无疑是匮乏的,在这个时候,就算是顶尖的美术教师也无能为力,作为老师只能在网络上找一些图片给学生看,这就是当下的小学美术教学,这只会造成学生不认真对待美术,处处敷衍了事,这种情况也会陪伴学生一生,只要是他们认为不重要的,往往会不加以重视,但那些不被重视的却可能是无比重要的。
  3.学生思想上的散漫
  对学生来说,主流学业已经十分繁重了,所以很难再将注意力放在美术这些老师、家长不太强调的学科上面,所以在美术课上,部分学生思想松懈,认为美术课不重要,不能做到集中精力认真学习,只是敷衍了事。
  二、诗歌的融入
  1.增加学生的知识
  小学生的记忆能力是非常优秀的,这个时候的教学往往是令学生难忘的。在美术教学之中加入诗歌的概念可以在教授美术的同时也教授给学生一些诗歌的知识。这种教学是不同于语文课堂之上的教学的,在语文课上的诗歌教学普遍带有一些强迫的味道在里面,学生大多数时候是伴随着痛苦的,是不愿意接受的。所以在小学,因为小学生的心境问题,所以哪怕是有着极高的记忆力,也很难记住所要背诵的东西。而美术的教学其实是在为学生创造出了一种宁静的氛围,一种类似诗意的氛围,这是一种情景教学方法,可以更好地教学,也可以将学生的记忆力完全地发挥出来。
  2.培养学生的特殊气质
  诗歌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之一,蕴含着一代代人的情感与情操,对诗歌理解通透的人往往是有着属于自己特殊的气质的人,所以可以说诗歌能够培养人的气质。而美术也恰恰是培养学生艺术气质的一把利器,通过诗歌与美术的交融,使得学生可以更好地得到培养。
  3.美术的改革
  诗歌融入美术教学是对传统美术教学的改革,是一种全新的教学模式,看似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要想将美术和诗歌很好的融入,那是需要推翻教师以前的教学方式,如果能将这种教学体系建立起来,将对以后小学美术教育事业改革有极大的帮助。
  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探索,所以需要老师谨慎前行,在教学的同时也要观察学生的接受能力,在制定了体系之后,是需要不断地完善的,因为新的教学模式是需要不断完善、改进才能适应教师、学生和社会的需求的。
  总结
  对学生来说,学业永远是最重要的,所以无论美术课堂怎么改变,都不可能在主流教学之中占一席之地,可是这并不妨碍美术教学上的改革,小学美术的改革,其主要目的就是为学生的未来埋下一个种子,以后的学习会让学生心中的那一枚种子发芽,到最后种子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那时候,学生会明白,小学时期的美术教学是多么重要,因为它启发了学生的艺术细胞,这不单单是在艺术上有作用的,在其他领域上照样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从那一代人开始,美术的改革才会真真正正地成功,在美术教学之中融入诗歌最大的价值也就随之体现。
  参考文献:
  [1]陈翔.基于核心素养,创设生活情境,激发创意表达——浅谈美术学科单元教学中的情境设计[J].上海课程教学研究. 2016(03)